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當前所在的位:文化->文學天地

寫作與喝茶

訪問量:[]
發布時間:2020-12-11 09:58 來源:
分享:
0


  文有文道,茶有茶道;文有文話,茶有茶語。二者有諸多相通之處。大凡美文,亦如佳茗,無不形神俱清、各呈其美,或如綠茶般清新而鮮活,或如紅茶般溫厚而醇香,或如黑茶般智慧而深刻,或如白茶般清淡而透明,品之賞之,均有提神醒腦、長養精神之功效。
  自古文人多茶情,話茶吟詩、飲茶談經,啜飲潤心、酬和怡情。茶使人神朗氣清,心境開闊,有助詩興文思,激發靈感,故歷代文人不僅知茶愛茶享受茶,還以茶入詩,以詩名茶。盧仝有“一碗喉吻潤,二碗破孤悶,三碗搜枯腸,唯有文字五千卷”,白居易則是“夜茶一兩杓,秋吟三數聲”。陸游常?!袄栈厮假x新詩”“手碾新茶破睡昏”,蘇軾則是“且將新火試新茶,詩酒趁年華”。楊萬里“春風解惱詩人鼻,非葉非花自是香”,張可久則是“舌底朝朝茶味,眼前處處詩題”。這些句子寫的雖是茶,但又何嘗不是詩論與文話?
  古人如此,今人亦然?,F當代關于茶詩茶文的專著多不勝舉。魯迅就常常邊喝茶邊構思,且寫有《喝茶》一文,其所言“須有工夫”與“練習出來的特別的感覺”,也是在說作文。王蒙《茶魂與茶韻》中說,茶是誘惑,是靈感的源泉,有了好茶,就找到了真正的文學感覺。熊召政則說:“茶與詩融,飲者可得大愉悅;茶與道合,品者可得大圓通?!痹谒麄兛磥?,茶道文道早已相融為一了。
  在筆者看來,品茶與寫作有很多類似的品質與品味。茶是心靈之水、性靈之飲;文是心的表達,最貴“獨抒性靈”。千古文章寫性情,或豪放,或婉約,或清遠悠揚,或蕩氣回腸,性情不同、風格各異,這也與泡茶喝茶論茶有異曲同工之妙。茶有千滋百味,洋溢萬種風情,或清淡,或溫婉,或苦澀,或甘甜,但最終歸為一體。茶與文都得能給人以無盡的回味。茶葉煎煮的是自己,受益的是別人,茶水清香怡人,讓人止渴提神。寫作亦如此,煎熬的是心血,奉獻的是精神營養。好文章正如清茗一杯,沁人心脾,能啟迪思想、溫潤心靈,能讓讀者醍醐灌頂,豁然開朗。
  喝茶讓人靜心,讓人從容,讓人專注,讓人單純,讓人“純粹而不雜,靜一而不變”。這又通了寫作的機竅。凡為文者,莫不求靜。因為靜乃“馭文之首術,謀篇之大端”,所謂“陶均文思,貴在虛靜,疏瀹五藏,澡雪精神”(《文心雕龍》)。只有靜,才能思接千載、視通萬里,精騖八極、心游萬仞,才能“觀古今于須臾,撫四海于一瞬”。只有靜,才能聽見自己的心聲,照見萬物的本性。
  寫作之“靜”體現在兩個方面:客觀上,與喝茶一樣,寫作需要靜的環境;主觀上,寫作需要心理的寧靜,拋棄雜念,排除干擾,氣定神閑,進入狀態。正如林語堂所言:“茶有一種本性,能帶我們到人生的沉思默想的境界里去?!碑敶酥畷r,內心因寧靜而澄明,思想因凝神而專注,主題因純凈而鮮明,思路因虛靜而明晰。寫作之于喝茶,就是讓身心充分沉浸在幽幽茶香與文思之中,這時時間仿佛已經停止,而思緒則如茶葉般裊裊升騰,無數的意念思緒宛如片片嫩葉在心空上下漂浮、翻卷舒展,然后一行行文字落在紙上,那文字也仿佛有著茶一般淡淡的清香……
  古人云:“煮茗對清花,弄琴好知音?!薄鞍氡谏椒看髟?,一盞清茗酬知音?!痹诤炔枞搜劾?,不同的茶在不同時刻能帶給人不同的感受。珍藏一杯好茶,等候的也是知心的人。這也正如寫作,“酒逢知己飲,詩向會人吟”,“文章知己即知音”,有些心語,只有知心的人才會聽得到,才能有感覺,才能品出味兒來。
  茶藝茶道,文法文道,都可以歸結為“道法自然”。文道茶道都是人與自然的精神聯系與心靈感悟。文章寫到一定時候與喝茶喝到一定境界一樣,講究的都是人與自然的感性交流和精神融通。寫作之觸景生情、情景交融,與喝茶者由茶生情、傳情入茶,有同樣的情致。寫作寫到一定時候,就可能不再追求文采的絢爛與辭藻的華麗,而是追求質樸無華的自然天成。賈平凹寫《茶事》說:“真正的茶是原本色味的?!边@是就喝茶而言,而就寫作而言則是: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?!薄耙徽Z天然萬古新,豪華落盡見真淳?!?br>  茶道與文道相通之處還有很多。茶道如文道,講究規矩、力推品質,一言一語字斟句酌,字里行間無不體現著作者的用情用心。文道如茶道,不能急功近利,需在茶香氤氳里、潛移默化中釋放自己沁人的清香。一種名茶的出現,需要品種、光照、水分、呵護,還有采摘、制作、泡制等綜合因素共同起作用。即便是一杯茶,喝入口中,也是先苦后甜。而一篇精品文章的形成,同樣需要十年寒窗苦,香自苦寒來,它與寫作者的才學識力、思維格局等綜合素質密切相關,唯有思想精深、藝術精湛、制作精良,方能稱為文章之精品。
  茶有兩種姿態:沉與浮。文章也常有兩種表現:實與空。言之有物則實,言之無物則空。茶要趁熱喝,身才能溫暖;文要用心寫,情才能深摯。茶要趁熱喝,才能原汁原味,溫潤肺腑;文要趁熱寫,才能趁熱打鐵,一氣呵成。因為趁熱寫,才能保持思維的連貫性,才能使新鮮的感受、飽滿的激情、閃光的靈感在筆下得到充分發揮。飲茶人和寫作人都離不開兩種姿勢:拿起與放下,只是杯與筆的不同而已,而最美的文與至味的茶,無不是行到山窮水盡處,正是坐看云起時。
  茶從口中入,文自心間生。王蒙說:“茶是魂,是韻,是趣味,是機智,也是微笑與漂移,舞蹈與飛升?!睂懽饔趾螄L不是如此?說到底,茶與文所蘊含的無不是茶人與文人的人生情懷、生命體驗和情感表達。有時心想,一個人最美的日子,莫過于有一方屬于自己的空間,做書房亦做茶室,不需很大,也不用奢華,一書桌,一茶席,一束插花,兩把木椅,沏一杯清茶,展一紙素箋,借茶煙升華,助淡遠之思,讓茶心淡淡,文心悠悠,在茶香與書香的彌漫中追憶似水流年,聆聽內心的聲音。

□河南省市場監管局 張英俊

(責任編輯:)

Copyright 1984-2016 CHINA INDUSTRY & COMMERCE NEWS AGENCY All Rights Reserved

中國市場監管報 版權所有

(*^▽^*)MG春假时光app 体彩p3走势图-综合版 竞彩比分直播比分 微信捕鱼千炮版 天津时时彩开奖360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彩票控 广东快乐10分 bet365体育在线官 重庆麻将楼 彩票网上投注 腾讯三分彩全天计划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比特币计算什么 四人麻将 体育彩票停止出售时间 海南飞鱼开奖视频下载 五分赛车导师包赔付骗局